本篇文章3586字,读完约9分钟

从1295年的模范议会开始,到现在为止持续了700多年的英国议会,经过反复改革后,从贵族和国王谈判的议会发展为显示绅士风格的议会,发展为与现在信息中的吵架、斗口相当的英国下院,似乎是两个极端。 但是,英国议会在喜欢吵架之前流传很长时间,绅士们不惜人身攻击的讨论的背后,有追求程序正义的制度设计和党派间的公开竞争逻辑。

英国政治家在议会上指责对方以前就流传下来了。 华盛顿邮报自古以来就流传于维多利亚时代的政治家迪斯雷利( benjamin disraeli ),在议会中嘲笑一半的内阁是傻瓜。 主席要求他撤回发言时,迪斯雷利说:“主席,我收回。 半内阁不是傻瓜”这个虚构的故事最初成文是在1927年,原来的故事是瑞典乌普萨拉无名镇议员对同事的嘲笑,法庭要求道歉后,宣布“镇议会议员的一半不是傻瓜”。

这个讽刺故事在几百年的报纸、书籍或市井故事中发展起来,直到1964年《纽约时报》讨论英国议会禁止的词汇时,才进化迪斯雷利的版本,表现了早年英国议会的讨论尺度之大。

据《电报》报道,1988年担任工党议员的班克斯,撒切尔夫人“像性饥渴的蟒蛇一样敏感地行动”( actingwithesensitivityofasex-starved boa-constricton ) 议员斯金纳( dennis skinner )称他的对手为“华为无果之女”( pompous sod )。 斯金纳后来表示要夺回“华而不实的女人”,但“女人”却无法夺回。 1995年,当时的首相梅杰( john major )指责对方布莱尔( tony blair )为“虫子”( dimwit ),布莱尔的意思是梅杰是“最弱的链条”( weakest link ),他团体贡献最少的人

几十年来,英国议会一直在细分辩论语言的禁止区域。 不能攻击对方的谎言,动机不纯,禁止采用人身攻击的侮辱性语言“非难会语言”,胆小鬼( coward )、流氓( hooligan )、老鼠( rat )

在实际操作中,“议会语言”和“谴责会语言”的界限由下院议长裁定。 “非会议语言”的限制不仅不会降低讨论的精彩性,英国政治家们还必须挖空修炼“攻击艺术”,用更有想象力的语言传达对对方的蔑视,不惩罚主席。 另外,嘲笑( jeers )和嘘声( hissing )也是会议室讨论的重要佐料。

在年1日和22日英国下院与“脱欧( brexit )”进行对比的议题争论中,工党领袖科尔宾( jeremy corbyn )最近向议员们介绍了他去欧洲的旅行。 “上周在布鲁塞尔会见欧洲领导人和社会主义政党党首时……”突然,保守党议员问:“你是谁? ”。

保守党议员嘲笑科尔文一直保持沉默,没有光荣的业绩,意外足以代表工党讨论。 在成为工党领袖之前,在过去32年议员的职业生涯中,科尔文从未在党内得到半官半职。 这种情况有非正式用语,被称为“后座议员”。 职业生涯较低的科尔文是资深的工党内部反对派,强烈反对英国参加伊拉克战争,呼吁当时的首相、工党领袖布莱尔接受战争犯罪审判。

这两边不喜欢的工党领导人在会议室政治家们30秒的嘲笑和嘘声结束后,可以继续演讲。

喜欢吵架、唱犯规不仅从英国议会以前就流传开来,同样是议员们的吵架战略,有语言学依据。 在以前就流传下来的战略和妙招中,大多重视团队合作和肯定的陈述,如“提倡应该做什么”。 语言学研究者routledge slugoski (1985 )和penam(1990 )的研究表明,攻击性词汇在讨论中的作用被低估了,在感情和攻击性词汇中的压力,讨论者的神经可以刺激战斗力。 斯特摩亚大学语言学研究者cornelia ilie发现,特别是在规则严格的议会中,以驳斥、协商为主,比起疑问、谴责的语气,议员们直接拔刀相见的“谴责会语言”更能见血,刺激更广泛的参加者神经。

议员们嘲笑科尔文的第二天,年1月23日,在下院卡梅伦谈论政府财政预算削减的影响时,工党议员突然说:“问妈妈! ”。 因为卡梅伦的母亲参加了反对削减财政预算的共同体,和儿子发生了对立。

卡梅伦迅速抓住对方科尔文穿得有点邋遢反击:“问妈妈了吗? 我知道妈妈会说什么。 她的视线越过了公文箱,“穿上体面的衣服,系上领带,唱国歌! ”。 ”。

科尔又把枪放下了。 他平时衣着自由,穿西装总是不拘小节,拒绝在国家活动中唱英国国歌。 和总是穿衣服的卡梅伦一家相比,确实不像绅士。

卡梅伦用“妈妈的斥责”正面反驳,会场立刻兴奋起来。 但科尔文后来也搬走了自己母亲的箴言。 “如果我必须来谈谈妈妈们的建议,妈妈,出来,大致站在这边! ”。 困惑的科尔文在会议后补刀说:“比起褴褛的衣服,我对褴褛的意见和政策感到羞耻。”

在舌战的下院辩论中,议员的作用是争夺核心议题的发言权,这个权力不是谁提出话题的声音更大,吵架更开心,而是不要忘记监督政府的天然使命。 与王权斗争成长起来的英国议会在现代英国政治中所起的作用是脱胎的首相和内阁的监督。

为了实现政府监督和宪政的平衡,英国独特的制度设计给了议会内反对党很大的发言权。 占平民院多数席位的多数党有权指导立法和行政,获得下一个多数席位的领衔反对党有权获得特权,与多数党协商安排平民院议程,带头提问政府的各项政策和动议。

反对党通过议会监督政府的重点是下院每周三的“首相提问”时间。 年12月2日,英国议会就“是否派遣军队袭击叙利亚国内的isis”展开了提问,卡梅伦首相的支持态度受到反对党工党的强烈反对和质疑,进行了长达10个小时的讨论。

工党科尔文的第一角度依然从普通英国人的安危出发,盲目参与战争可能会激怒上半身,这不是对英国国民的责任。 叙利亚国内的平民也是无辜的受害者,英国空军队的导弹只会产生越来越多的难民。 卡梅伦是英国空军队以往的高精度空攻击反驳……整个讨论的高潮是工党影子外交大臣hilary benn的结论陈辞,公开放弃工党议员的反战角度,支持对方保守党卡梅伦,派遣部队空

这位外交大臣临时的“叛徒”演讲得到了下院议员罕见的集体掌声。 他并没有跳出党派间战争对平民的伤害、空攻击是否正确等细致的议题,而是从世界和平的国际大爱出发,将isis比喻为现代法西斯,一直以来都在煽动和合理地呼吁工党精神中回归国际主义。

benn的反党行为屡见不鲜,光是当天的会晤后投票,卡梅伦首相的一派7人就给对方投票,工党的67名议员在benn的激励下投了空袭击的支持票。 这些人的名单在投票后陆续公开。

议员在讨论投票中擅自成为叛徒,即使名单公开也不怕“秋后结算”。 结果,党派内的意见分歧是正常的。 除非违反政党的纪律,否则尽管与该党他人的意见相去甚远,议员终究是代表选民的好处,因为民众的意志和选票真正决定了议员的命运。

英国下院的议员是每个选区的选民以秘密投票、直接选举的方法产生的。 普通民众的意见直接决定了议员能否连任,这也是英国下院被称为平民院的理由。 议员们经常为了赢得选区民众的利益,有惊人的战斗力。

年英国政府原计划为一些学校建设新的教学楼提供资金。 但是,在7月7日的例行提问会上,保守党议员、教育部长michael gove提出了合理的名单,为政府节约了钱。 gove的声音刚落,工党议员tom watson对着他说:“你个悲伤的小家伙! ( you ' reamiserablepipsqueakofaman! ”。

尽管john bercow主席要求watson向gove道歉,“矮人( pipsqueak )”一词后来还被加入了“谴责会语言”的黑名单。 watson事后宣布了复印件,但没想到自己错了。 他所在选区的多个学校有可能被赶出名单,但学校学生和家长的真正需要被gove拒绝,watson忍不住嘲笑。

议会的讨论在全过程中进行现场直播,watson为选民争取权益的经典时刻被电视媒体永久记录下来。 不仅如此,首相和执政党的所作所为、利害得失必须清楚地出现在英国国民面前,受到质疑和批评。

bbc有特别的议会频道( bbc parliament )、直播议会争论、美国电视频道c-span,周末经常播放英国下院的讨论。 通过电视镜头看到的下院议员的“首相提问”总是人声鼎沸。 不管是参议院还是下院,议员坐的是长椅,没有扶手。 下院议员只有437个座位,所以看起来更局促。 下院议员有650人。 如果一切齐全,200人没有座位。

这样的座位是前首相丘吉尔的主意,我想密切营造议会的气氛。 首相和阁僚坐在狭窄的长椅上是常态,卡梅伦在其他议员发言时偷糖的影像也被如实记录下来。

在下院的狭小场中,充满了英国民主主义的精髓——自由和平等。 所有议员都有权代表自己的选区发言,也有可能包括首相在内被否定,这些过程在所有英国国民面前表现得透明。 (文/蒲黄鱼)

标题:“英国议会辩论斗嘴多:吵架的权利由制度保障”

地址:http://www.nqghw.cn/nfxw/19161.html